第五章魔武大赛(16/71)

admin
迈克坐在死神城堡的皇冠上,眺望着西方。他的家乡就在那黑沉沉的天尽头。迈克心里忽然生出一阵伤感。约克镇现在应该完全成为废墟了吧,昔日懒洋洋的约克镇人可以永远的懒散下去了。他们再也不用为了生计奔波劳苦。他们可以悠闲的在月下漫步,整夜整夜的聊天,或许酒窟里还有酒,那些酒鬼肯定不会忘记酒在哪儿的。不知道鬼会不会喝醉?应该会吧,要不哪来的酒鬼?喝醉了会唱什么歌呢?还是那首“金发的大姑娘哟,胸脯大又软”吗?也许那正是他们所梦想的生活吧。迈克将代表臭名昭著的死神军团,在暗黑世界的中心擂台上,如一颗闪亮的新星登场。无论比赛结果如何,无论生死存亡,迈克这个名字终将被人记住。然而在他光荣的背后是上千个的约克镇冤魂。在这样一个无星无月的夜晚,在即将参加充满死亡危胁的大赛前夜,那个问题始终挥之不去。约克镇变成了一座鬼镇,是不是迈克的错?夜风萧瑟,黑漆漆的街上突然闪出耀眼的光芒,不知又是谁在拼命?一声短促凄惨的叫声后,帝都又归于沉寂。城堡里巡逻的骷髅兵和幽灵在尸巫的带领下走入迈克的视野,呆呆地目送他们消失在城堡的拐角,迈克觉得心中突然一痛,他猛地站起来,冲着黑得要吃人的夜幕高声喊道:“他们都是木头,他们都是木头!木头,木头……”喊声越来越低,全身的力量似乎都被喊光了,迈克虚弱的扶着墙垛,眼中涌出两颗热泪。“哎!”皇冠的另一边传来悠长的叹息。“谁?谁在那?”迈克惊问道。在另一边的墙角立起一个黑影,黑影缓缓走了过来。离得近了,迈克看清了,是伯蕾。伯蕾走到他身边,默然向西眺望。迈克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。能说什么呢?迈克强笑道:“你还没睡啊?金发的大姑娘啊,你是在找我吗?”伯蕾没有回头:“明天,大赛就要开始了。”迈克心情沉重的答道:“嗯,是啊!”几道闪电无声撕破沉沉的夜幕,闪电落处暴发出强烈轰鸣与亮光,又是一起魔武者间的拼杀。伯蕾的脸在电光映照下显得格外悲愁,宛如受难的天使。那种苦难净化出的圣洁,深深打动了迈克,照见了迈克内心刚刚泛起的肮脏的念头。迈克顿时觉得自己污秽不堪,感觉自己渺小得象一只蟑螂。明天,伯蕾就将带着前光明神殿执法者和死神爱徒的双重身份,参加暗黑魔武大赛。如果说她屈服于死神投身暗黑是个人的事,那么明天,她将会成为光明神殿的耻辱。对于曾在神前发誓将终身献给光明神殿的伯蕾,这一夜份外难熬。“迈克,你在这吗?”楼梯口传来朱理丝大喊。喊声打断了二人纷乱的思绪,迈克本不想回答,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一路上来,无奈的回道:“朱理丝,我在这。”朱理丝飞跑过来,一边念叨:“这么晚了,还不好好休息,明天你还想不想比赛了?”走得近了,发现伯蕾也在,朱理丝惊疑又愤怒的问:“你们在这干什么?”伯蕾冷冷的说:“你管不着!”说完,她如风摆柳地走了。朱理丝不敢拦伯蕾,一伸手习惯性打向迈克。迈克早举手在那候个正着。抓住朱理丝粗大的手腕,他烦恼地说:“好了,好了,真要干什么,还能轻易让你闯进来?”朱理丝想想也对走势图分析,他们总不能毫不设防地在这天当被子地当床。她化醋意为爱心走势图分析,娇滴滴的说:“迈克走势图分析,这里凉,我们下去吧!”迈克汗毛直竖,打了个冷战,心说幸好天黑看不清朱理丝。发嗲的朱理丝比暴怒的朱理丝还可怕上百倍,他下意识扔开朱理丝的手,率先往楼梯口走。朱理丝抢上一步,挽住迈克的手,象膏药一般贴在他身上。只是这块膏药太大太重了,要不是迈克是半龙之身,只怕寸步难行。迈克虚伪的陪上笑脸说:“你说得对,明天就要比赛了,我们下去睡觉。”朱理丝猛地抽回手,捂着脸说:“哎呀,你坏死了。人家还是处女呢!”说完她登登登飞奔下楼。迈克发了半天呆,无辜地说:“我说什么了?”头顶上冒出一阵怪笑:“兄弟,我真服你了!你居然连朱理丝也不放过!”迈克抬头一看,亨利正贴在天花板上,手里拎着一个纯金酒壶。迈克哭笑不得:“我说老哥,你就别再开这种玩笑了。”亨利飞下来,拉着迈克笑说:“兄弟,我正找你喝酒呢!没想到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。”迈克苦着脸说:“别人不知道,你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亨利哈哈大笑,笑毕捅了捅迈克说:“怎么样,这些天憋坏了吧?要不要到老哥那去乐一乐,我可带了几个绝色的侍姬来。”迈克灰心丧气地说:“哎,算了,明天要比赛呢,我还是去睡一觉,养养精神。“亨利忙说:“别啊!明天只是开赛式,参赛者入场,各魔神致词再加上开赛表演,要乱上几个小时呢。正式比赛要到下午,时间还长着呢。”迈克顿时来劲了,抢过酒壶喝了一大口,赞道:“好酒!这是百年佳酿啊!”亨利悄声说:“兄弟,我把你最喜欢的那四个也带来了。”迈克顿时想起那四个他的性启蒙老师,心神一荡,嚷道:“怎么不早说?绅士是不应该让美女久等的。”他拉着亨利就跑。亨利被拉得飞了起来,就象一面飘飞的旗帜,他吃吃地笑着。明天要在台下,看着仇人在台上显威风,不如一醉方休,眼不见为净。死神和查尔斯今晚是回不来了,他们的时间排得满满的,一个又一个秘密会议在等着他们呢。死神城堡里配得上和自己喝酒的,只有迈克了。长夜漫漫,白天休息够了的亨利,自然要找个人做陪。而迈克是能陪着做一切勾当的最佳搭档。天色微明,迈克被亨利从性启蒙老师的脂粉堆里拖了出来。他以为还在离恨天,醉眼朦胧地问:“上哪啊?今天是画裸女还是看艳舞?”亨利急了,拍拍他的脸说:“兄弟,醒醒!要比赛了,死神大人在等我们呢!”听到死神的名字,迈克顿时吓醒了。四个女吸血鬼媚笑着起身,服侍迈克穿好衣服。迈克飞快地在她们胸前捏了一把,低声道:“别穿衣服, 江西11选5投注技巧等我回来!”四女媚眼如丝的点头答应。亨利和迈克来到城堡大厅, 江西11选5走势图死神众人早在那等了。死神冷冷瞥了迈克一眼, 江西11选5彩票网沉声道:“出发!”迈克哪敢看他, 江西11选5彩票平台更不敢看伯蕾和朱理丝。伯蕾有些心不在焉,没注意到迈克的异常。朱理丝却明显的哭丧了脸。一行人从城堡上马,向城东的赛场走去。带着一大队死神军团上街游行的感觉确实威风,路上行人走怪莫不露出敬畏万分。迈克骑在马上不觉有些飘然,这种风光显然当一辈子小偷也不可能有。朱理丝抢到和迈克并肩而行的位置,在路上偷偷拧了迈克无数次。迈克给她拧得呲牙裂嘴,做声不得。最后迈克火了,低声道:“谁叫你昨晚跑了?”朱理丝满脸羞得通红,期期艾艾地说:“人家怕吗!”迈克恶狠狠地说:“那就不要再拧我,不然我翻脸了。”朱理丝泫然欲泣,果真没有再拧他。到了赛场门口,死神军团从特备的门中昂然直入。赛场宏伟壮观,巨大的圆形看台上坐满了观众,足有十万名闻讯从各地赶来的观众。赛场中央是个巨大的擂台,那其实叫演兵场更合适。在上面站上一个万人队也没问题。北面是宽广的主席台,主席台中央八字形摆着两摆桌椅,那是魔神席。边上是众魔神的看台,也是参赛者的休息室。迈克随着众人来到死神军团的席位坐好。死神吩咐查尔斯几句,就到中央魔神席去了。迈克坐不安席,四下张望,他可是约克镇出来的傻小子,啥都不知道,瞅啥都新鲜。他只顾到处乱看,全不知正有无数眼睛在打量他。其中正有一双贪婪的妙目来自魔神席。雄壮豪迈的鼓角声响彻云霄,喧闹的赛场顿时安静下来。迈克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。鼓角声停,主席台上站起大魔神。那是一个全身黑盔黑甲的高个武士,透过金属面具,他沉闷的声音传遍全场:“今天,举世瞩目的暗黑大赛再度开赛。我谨代表伟大的世界之王,全世界所有的种族的导师,暗黑帝国至高无尚的帝君米哈伊叶甫盖尼圣吉哈达致词。”台下发出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,伯蕾吃惊地看着那些兴奋激动的面孔,心中一片惘然。在光明统治的地方,那个名字是个禁忌,人们甚至不敢高声说出那个名字。成年人听到那个名字都会全身发抖,然而在这它却被人以最高的敬意诵读,能令所有人顶礼膜拜为之疯狂。她从小就接受到一种思想灌输,吉哈达是最可怕的恶魔。无数的人在他的统治下悲惨地生活着,他们时刻都在盼望着光明的到来,渴望着光明神殿去拯救。然而看看在场的人,恐怕连想也没想过要人拯救。如果此时有人站出来说吉哈达是恶魔,只怕到场会被十万观众踩成肉泥。眼角看到不少观众听到那个名字时,甚至趴在地上亲吻泥土,其中有老人妇女和孩子。伯蕾冷冷的想,那些人恐怕就是第一批扑上来的人,不知自命为拯救者的光明神殿会拿他们怎么办?凡听从恶魔的都是恶魔,对待恶魔我们要象冰雪一样无情。昔日印在心底的圣训烙得伯蕾的心剧痛。那样做和暗黑世界的人杀死毫无反抗的妇孺又有什么区别?杀戮就是杀戮,名称不同并不能改变屠杀的事实。迈克跟着众人声嘶力竭的呼喊着,伯蕾学着朱理丝狠狠掐了他一把,“叫什么叫?吵死了!”迈克眼泪汪汪,委屈地说:“干吗?他们叫我就叫喽。你干吗只拧我一个人?”伯蕾瞪了他一眼,“你离我最近,叫得最难听!”迈克张望了一下,查尔斯他们都在喊。喊声比他还大,朱理丝就在他身边,她的猪嗓子跟雷一样响。迈克委屈万分,走势图分析却乖乖不敢再喊了。大魔神静静地站在中央,仿佛是在代替帝君接受众人的朝拜。半晌他抬起双手虚压一下,呼声渐渐地止息。接下来是长长的对帝君的歌功颂德,以及帝君对从魔神和参赛者的劝勉。大段的演说时不时被台下的欢呼打断。迈克开始还认真的听,时间一长不由打起了哈欠。这不能怪他,昨晚那四位老师拼命让他做复习来着。偷溜一眼亨利,早入梦乡了。迈克哪还不知机,立即趴在桌上与亨利同入梦乡饮酒作乐去了。魔武大赛的赛程分为两部分,先为个人赛。选手以个人名义参赛,采用分组淘汰赛制,先取前96入围者。然后再按选手所属魔神分组,由各组自己选出前二名参加16强赛。自由报名者则通过内部比试决出前二名。16强赛每组四人,取第一名进半决赛,获胜四人最后进行决赛。魔武大赛的后半段为魔神擂台赛,七大魔神从自己进入96强的选手中选出五人组成一支队伍,如果一位魔神手下有多于五人则其他人可作为替补,在正选手死亡或伤重不能进行比赛时顶替上场。如果一位魔神手下不足五人,不能从其他落选选手中派人参加,这时民间魔武者(进入入围赛的选手)就会成为抢手的拉拢对象。抽签分组早在赛前就安排好了,只等众魔神致词完毕,就开始正式比赛。一阵排山倒海的呐喊惊醒了迈克,原来已经开赛。擂台上分成了十个分赛场,已有十对参赛者在捉对厮杀。今年参赛者共有二千人。按惯例,每位魔神派出一百人参赛。除了死神军团只象征性派出五人外,其他魔神都是满额出场。剩下的就是众多的民间参赛者。暗黑世界的比赛果然血腥,十对参赛者很快决出胜负,失败者只有一人活了下来,他幸运地只留下了一只手。死神军团的尸巫早等在一旁,迅速将尸体连鬼魂带走。死者都是习练魔武的好手,这可是死神军团极珍贵的材料。这是参赛者赛前就订好了协议的,死神军团将会出大笔金钱买下这些对他人毫无用处的尸体和灵魂。血腥让每一个观众都兴奋不已,他们放声为每一次成功的杀戮喝彩,为每一个获胜者毫不吝啬的欢呼。他们的心激烈的跳动,他们的脸抽搐着,他们的眼睛在充血。迈克心中不自觉充满了嗜血的渴望。迈克很想站在那台上象那些胜利者一样,高举起双手,踏着失败者的血泊,象君王象神一样接受万众的欢呼与拥戴。他撑在桌上的手,有力的紧握着。很快就轮到死神军团上场了。第一个上场的是亨利,他慵懒的站起身,迈着绅士风度十足的步伐走向擂台。查尔斯的手一挥,死神军团奏响了战歌为他壮行。观众席发出响亮的喝彩,七大魔神的人只有死神军团现在才出场。人们早等得不耐烦了。死神军团以它恐怖的战斗力在七大魔神军团中最具有威吓性。它甚至于比庞大的大魔神的军团更令人畏惧。亨利亲切友好的向观众挥手,仿佛走在自己的帝国接受臣民的朝拜。他表现出国王应有的风姿。迈克专注的观察着亨利,那种毫不在乎的劲头和对欢呼理所应当的态度,让他着迷。那和在秘室里的颓废好色的亨利截然不同。迈克有些嫉妒,仿佛亨利抢走了他应得的东西。不过他马上真心地大声为亨利喝彩加油,因为亨利是他的亲密无间的朋友。亨利为他打开了一扇最奇妙的门,让他领略到最动人的人生。亨利的光辉掩盖了场上其他参赛者,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华丽的黑披风上。亨利走得很悠闲又很用心,这是他第一次正式出征。为了他自己,为了死神军团,为了吸血鬼族的王位。以前他只是个躲在亨利五世阴影里的二世祖,过着荒淫的生活。而现在,他的肩上承担着太多的责任和希望。他不能不用心走好每一步。所有的眼睛都消失在虚空,只有一双同样血色的吸血鬼之眼,在背后死死的盯着他。亨利知道他的仇人正在一旁窥测着。亨利的对手是个身穿银色武士服的人类魔武者,那是一位来自民间的参赛者。他望着亨利脸上露出绝死的光辉。可怜虫已被亨利走上擂台的气势压垮了。殊死搏斗开始了,银装魔武者胆怯地摆出防守的架式。亨利的眼睛越过对手,望着对面台上的观众。他眼睛蓦然亮了起来,第二排坐着一位娉婷的贵族小姐,正痴迷地望着优雅的亨利。亨利微微一笑,从怀里掏出一串珍珠项链。亨利对那位小姐飞了个吻,托着项链轻轻一比,那项链闪着美丽的光飞向那位美丽可爱的小姐,轻轻戴在她修长的脖子上。那位小姐激动的昏了过去。看台上响起一片尖叫,引得正决死战斗的参赛者都不由停手张望。银装魔武者的脸瞬间涨得通红,他大吼道:“别太看不起人!”他挥着剑急切地冲了过来,亨利犹在向那位小姐倒下的地方关切地张望。观众们纷纷发出惊叫。银装魔武者狰狞地笑了,他高高跃起,剑上火焰四射,眼看就要将还未回魂的亨利劈成两半。突然亨利消失了,银装魔武者只觉喉间嘎地一声响,他已象一朵花凋零在亨利纤长优美的手上。亨利叹息般地说道:“要人看得起,首先要有让人看得起的实力。”参赛者都有五云级以上的实力,没几个人能料到名不见经传的亨利如此轻松获胜。全场顿时沉寂了,随即发出震天的彩声。亨利脸上全无笑容,他狠狠盯了主席台一眼,与那双同一血统的眼睛一对,二者的眼神激出强烈的火花。吸血鬼之王路易丝移开了视线,心里冷笑道:“分光掠影而已,如果只是这种程度,亨利家族最好祈祷老比尔长命千岁,永远躲在死神窟里别出来。”迈克高兴地迎接胜利归来的亨利,对亨利他现在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。那种潇洒的派头是他学不来的。在亨利送珍珠的瞬间,他分明看见伯蕾眼中一闪而逝和嫉妒和朱理丝的崇拜目光。下午,朱理丝上场了,她怒吼着挥动钢叉,将一个兽人钉在地上。紧按着伯蕾将一个蛇人冻成冰块碎尸万片。最可怕的是查尔斯的出场。当查尔斯展开黑色的天使之翼飞到擂台上时,全场十多万人鸦雀无声。每一个人都真切地感受到查尔斯每一次翅膀的拍动。七大魔神除了比尔都惊得站了起来,那种魔力毫无疑义是魔神级的。暗黑魔武赛还从未有如此高实力选手参赛。擂台赛的参赛者离查尔斯最近,他们使尽全力也只能维持自己跪在地上。查尔斯的对手是位暗黑精灵,他面色苍白的松手听任武器掉在地上,拼尽全力说道:“我认输!”说完就昏倒了。查尔斯脚还未沾到泥土就获胜了。他俯视了对手一眼,向观众略鞠躬就飞回了坐席。裁判用紧张的变调的声音宣布查尔斯获胜。主席台上,大魔神率先喝道:“好!”众人这才如梦初醒,拼命喝彩鼓掌。查尔斯风度翩翩起身向大魔神深施一礼致谢。大魔神居然略一侧身,表示不敢承受。死神比尔坐在魔神席上得意地骷髅脸发光,众魔神对他的态度明显加了三分敬意。迈克不由撇了撇嘴,他并没有意识到查尔斯刚才的表现有多惊人,因为查尔斯的魔压对他的半龙体而言,只是一阵风吹过而已。他心说:搞什么啊!那么飞一下就胜了。真是莫明其妙。伯蕾和朱理丝不敢置信地望着身边谦和的查尔斯。亨利则在后悔不已,为什么把精力浪费在白痴迈克身上?只要查尔斯肯伸手帮忙比求比尔还强。不过骗查尔斯只怕要难上百倍。第一天比赛结束了,观众散去。死神军团耀武扬威回到城堡。众人兴奋的谈论着今天精彩的比赛,迈克闷闷不乐。一者他还没上场,二者他不能参加大家的胜利狂欢。死神比尔把他单独叫到了书房。关上门,门外死神军团难得的一次欢乐被隔断了。面对骷髅头比尔,迈克打起十二分小心,挤出一脸媚笑,没话找话的问:“尊敬的导师大人,您找我啊?”比尔白了他一眼,斥道:“废话,不找你找谁?”迈克一看神色不对,格外发嗲,“我这些天一点精神都没有,您知道为什么吗?”比尔似乎挺喜欢和迈克闲扯,顺口问道:“为什么?”迈克扑通跪在地上,眼泪汪汪地控诉道:“因为老没见到您老人家的面,没听到您老人家的教诲。弟子整天喝酒无味吃肉不香,尊敬的导师大人啊!您可想死弟子了!”老比尔全身老毛直竖,鸡皮疙瘩乱冒,急叫道:“停!别说了!我找你有事。”迈克飞快的跳起来,擦掉眼边的急泪,慷慨激昂的说:“尊敬的导师大人,您吩咐吧!无论什么事,弟子一定替您办好,包您满意。唔,导师是不是口渴了?我去叫人送杯茶来!”比尔急叫住开门要走的迈克,心说你这一叫人就不知跑哪去了。比尔眼中发出一道寒光,逼视着迈克说:“你告诉我,是不是你杀了尼泊?”迈克一楞,问道:“什么泥什么泊?”比尔喝道:“别装傻!快对我说实话,不然我怎么帮你?”迈克委屈地说:“我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啊!”比尔沉思半晌点头说:“那么说来,菲尼克丝是冤枉你了。奇怪!她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一边串可怕的阴谋浮现在比尔的脑海,难道说她洞悉了他的秘密?他越想心里想害怕。迈克小声地问:“尊敬的导师大人,菲尼克丝是什么东西?”比尔心不在焉地答到:“她是蛇人的女王。”迈克退开两步,躲到门边,小心翼翼地说:“尊敬的导师大人,你说到蛇人我记起来了。昨天我在街上杀了一队蛇人,那个队长好象就叫什么泥什么泊。”老比尔顿足叫苦,这可怎么办?他怒吼道:“你这个白痴,杀什么人不好?要杀尼泊?”迈克吓了一跳,吃吃地说:“你不说任何人都是木头吗?他打不过我,只是段蛇人木头,杀了他有什么要紧?”比尔气得直翻白眼,无力地说:“但是他在某些方面对菲尼克丝来说是最有用的木头!”迈克好奇的问:“什么方面?”比尔怒道:“就是你这白痴天天在亨利那做的下流事方面。”迈克傻了,他还以为比尔对他这些天做的事一无所知呢。随即他明白了比尔的意思,尼泊是蛇人女王最宠爱的男人。也就是说他得罪了连比尔都不敢轻易得罪的魔神级大人物。迈克机灵地扑到比尔脚下,语无伦次地说出了那日的情景,当然对于逃跑的大计是完全略过。比尔想了一会,扶起迈克说:“白痴,记住!千万不能承认你杀了尼泊,不然我想保你都保不住。”迈克看到了一线生机,顿时醒悟过来。他眉开眼笑的点头说:“尊贵无比的死神大人,天底下最聪明的导师,您说得太对了。我们就是死也不认帐,看她怎么办。”比尔无语,要不是迈克对他有莫大的用处,他才不想为了一个弟子冒得罪菲尼克丝的风险。死不认帐有什么用?这事是真实的,大家心里都有数。菲尼克丝那条淫蛇才没那么容易对付。即使能赖掉也难保她不在暗中下刀子。比尔头痛不已。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先要和白痴迈克商量好怎么推托责任。一对师徒在暗室中开始密谋,死神干这种事显然轻车熟路,细心指点迈克如何应对盘问。安排下各种迈克不在场的证据,定下威胁利诱人证的计划。老比尔甚至于准备把这事推到其他魔神派人假扮他的徒弟陷害他,罪名是有魔神想借机挑起大内斗干掉老比尔和死神军团,他要把水搅浑保住迈克。迈克觉出比尔真心要保住他的小命,不由对比尔生出感激之心。全不知比尔邪恶的内心。为防万一,比尔特意把他年青时运用小贪的招术无私教给了迈克。在他看来,迈克那种用小贪吃掉敌人的方法简直是白痴,纯粹是懒人的做法。迈克为了隐藏杀人证据,自然学得分外用心。以他半龙化的资质,加上斯里兰暗中帮忙,花了一晚上就学会了。老比尔精神抖擞,打发了迈克自去安排一切。迈克疲乏地回到自己房间。推开门,他吓了一大跳。

原标题:真正完美的蜕变,上手体验荣耀X10:一切尽善尽美

  原标题:中国黑客试图窃取美新冠疫苗成果?赵立坚:谣言不道德,中国在新冠疫苗研究方面走在前列

,,内蒙古快3

Powered by 湖北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